謝師宴水塔清洗

關於部落格
謝師宴水塔清洗
  • 1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師道興則國家興

  李培根(中國工程院院士,曾任華中科技大學校長)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16日02版)   “嗟乎!師道之不傳也久矣!”今天,人們發出與韓愈同樣的感嘆。教師與學生之間的距離拉大了,教師心中功利成分多了,學校中師德失範的現象也比以前多了。學生不像從前那樣尊敬老師了,社會上甚至有把教授污之為“叫獸”的。嗟乎!師道式微矣!   師道式微其實始於文革之前。從批俞平伯的《紅樓夢研究》,到反右,到拔白旗等,當階級鬥爭在教育中大行其道時,師道之地位可想而知。及至改革開放,撥亂反正,高考恢復了,大學照樣辦了,老師的地位也提高了,而師道卻未能真正立起來。   今年教師節前夕,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師範大學發表了一個講話。他引用荀子的話“國將興,必貴師而重傅;貴師而重傅,則法度存”來論述師道與興國的關係。師道的回歸與重建仍是中國社會今後一項艱巨的任務。   師道之首要當是師者的自尊與自覺。師者若自尊,當回歸職業道德,恪守職業精神。把學生當成學習機器或教育生產線上的產品,敷衍於講堂之上而鑽營於功利之下,都不是教師應有的職業道德。至於極少數不講誠信、利用教師職權從學生那裡謀取某種利益甚至侵害學生者,則應該被剔除於教師隊伍之外。   師者若自覺,當在為師的職業生涯中升華自己的人格。懷著對生命的敬畏、對生命意義的尊重而面對學生,而不能把學生只是當成實現自己職業生涯的工具,而應該把學生當成賴以生存的伙伴。著名哲人馬丁·布伯言:“把學生視為伙伴而與之相遇,根據對方的一切因素來體會這種關係。”正是在與學生的這種純粹關係中,教師才能真正成為“人師”;正是在這種純粹關係中,教師才可能具有真正的自由意志,那種不羈絆於權力和功利的自由意志。真正優秀的教師能夠把“教”與“學”置於“讓學生自由發展”的自覺中。這需要教師有一種情懷:在自己內心給自由留下廣闊天地,讓學生心靈給自由留下廣闊天地。儘管多數教師很難達到那種境界,但至少應有一種氛圍——那就是學校所提倡的併為廣大教師所仰望的師道。   欲重建師道,教育要回歸,要高揚人道主義。當我們反思“文革”師道盡失的原因時,不妨設想,那時候若學校中的人道主義教育是充分的,若學生頭腦中的人道思想起主導作用,即使有領導人的號召,文化革命也不會來得那麼慘烈。正是“文革”之前相當長時期內,學校中人道主義教育的缺失,加劇了“文革”的慘烈。當階級鬥爭之道高揚時,在學生頭腦中存在的那點人道便會躲藏起來。直到今天,學校中依然存在人道主義教育缺失的狀況。人道不彰,師道則不揚!這是需要我們警醒的。   欲重建師道,學生當回歸尊師傳統。中國本來是一個有悠久尊師傳統的國家,但“文革”的教訓卻使我們充分認識到,悠久的傳統在不當的教育下也會變得脆弱。儘管改革開放後被破壞的傳統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,但學校中的尊師卻遠未如舊。   幾年前,一位學生在學校的BBS上發帖子談到“……讀了幾年之後,赫然發現,導師確實更像老闆……”抱怨與不滿之情盡現。不諱言學校中確有個別教師全然“老闆”做派,而漠視學生利益的情況,可更多的情況卻是有些學生不能正確對待導師要求自己做的工作,希望老師分派的工作與自己的論文絕對相關。其實,學生也要明白沒有完美的老師,老師也肯定是有缺點的人,但老師身上的缺點不能成為不尊重老師的理由,當然師德敗壞者除外。   欲重建師道,政府要回歸責任意識。今天學校中師道退化,政府有相當的責任。如某些教師身上存在的過分功利和職業精神缺失的現象,雖說教師要負主要責任,但客觀上亦有政府的責任。政府規定的教師待遇太低,致使教師們不得不分心,琢磨如何多掙一點“工分”,多掙一點獎金。少數人靠覺悟,多數人靠政策,這大概是現實的道理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政府缺少對教師的承認,制度設計上有偏差,也是一些教師過分追逐功利的原因。   另外,學校中的行政化也是師道退化的部分原因。行政化導致學校中官氣太重,官氣重則必然影響到對教師的尊重。也許有人認為,學校的行政化是政府對教育過度負責任的表現。其實不然,恰恰是政府過度權力的意識作怪。政府對教育的真正責任是構建和維護良好的教育生態環境,最重要的當是尊重教育規律,儘量減少行政干預,這樣也有利於師道的重建。   欲重建師道,少數批評者及媒體要回歸理性、回歸社會良心。中國教育當然需要批評,但少數人以偏概全,故作驚世駭俗之語,則有損中國教師的整體形象。比如某大學若出一個騙子,馬上有人說“XX大學豢養騙子”。教師這一群體中,好色甚至流氓成性者肯定有之,為何有人渲染院長們(也是教授)悉數不軌?   中國有一批公共知識分子,相當一部分為大學教師,他們具有批判精神,關心社會發展,關心國家進步,而且絕大多數也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。這一群體中確有部分人有異質思維,但整體上他們的存在對國家、對社會是有益的。不知從何時起,個別媒體把這一群體簡稱“公知”,極盡嘲諷、污名之能事。似乎公共知識分子都不是代表勞動人民利益,“公知們一概主張以西方社會為藍本”,照搬西方的制度。即使個別人有那樣的觀點,批那個人的觀點就行了,為何讓其他人都“陪綁”?在今天中國的轉型時期,社會和媒體都需要理性的批判和批判的理性,這既是中國重建師道所需,更是社會良心所在。  (原標題:師道興則國家興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